长篇小说:锦瑟(13)

转载 网络  2018-11-13 12:56:02  阅读 674 次 评论 0 条

朱锦去北京念书,是二十岁的那一年夏天。

飞往北京的机票、下榻的公寓地址、房门钥匙,都是雷灏用邮件快递给她的。他没有来机场接机,只在邮件里通知她:为她找好的那所学校,校方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寄到,在公寓楼门的信箱里,到达后记得用钥匙开信箱取出——莫失莫忘。他甚至周全地画了一幅地图,告诉她公寓楼附近的风味餐馆、小书店、健身房的位置,不远处有几处商城可供购物,不至于路远走丢了回家的路。

他规划得如此详尽,却独独在朱锦到达的那日,疏远到不曾去机场接机。任由她一个人,提着两只箱子,在机场独自打车,去往她将生活的那条街,公寓楼所在的社区。

是8月,北方明亮而干燥的阳光落在她脸上。机场高速路的两旁,生长着绿油油的白桦树,那种硬质的北方的树木,树叶在风里翻出声响来。远远的前方有密集的楼宇,城市的紫陌红尘升腾。她开始觉出这城市的辽阔、自己心头的热切。

居住的公寓楼毗临中关村林立的高楼上的一处高档公寓。布置风格是男子钟意的冷色调,厅堂铺褐色檀香木地板,家具亦一律深褐色桃心木,书房和卧房铺青色地毯,青铜顶灯,青铜落地灯柱。平台上有一个玻璃花房,空荡荡的,布满了阳光,照耀着到处浮灰。书房落地窗前设置著一排健身器材,房间两面整壁的书,四书五经、史书、英文原版的经济学、商业管理案例、电脑程序编程等专业书籍,五花八门,无所不有,都是男人读的书。朱锦看了一眼,很是敬而远之。

多年来她的生活,在一个闹哄哄的客堂上,拥来挤去,没个散去的时候。而今,陡然地静下来,无论白天黑夜,她任意推开一扇门,倒在席梦思上,迅即间便入了梦乡,从天明睡到窗外暮色四合,又或者天黑就睡,一觉睡到天明。在梦里,她听见高楼上的风从四开的窗子外涌了进来,风的质感干燥而光滑。有时候她蓦地睁开眼睛,醒过来时,房间里暮色冥冥,她静静地躺着,脑海里一片空白。然而,念头一转,心里就会冒出雷灏的脸来。就会油然地,微笑起来,心里软软的、温温的,很满⋯⋯她一直没有见到他,甚至,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然而,她心里又极感念雷灏的没出现,没有先入为主地成为她在北京生活的第一主角。对于这个执意出现在她生命里的陌生人,朱锦心里很警觉。是在完全的推拒姿态里,她服从著雷灏对她的安排:自剧团辞职,去北京念书,念一个学位,学一门安身立命的学问。在出发前往北京的日子里,她一直认真地频频如此发问,房租多少钱?学费多少钱?如此便捷让我入学一定是你打点了的罢——这些钱我都要给你的,朱锦正色地对雷灏说:“我不是没有钱的。”

“我晓得你很有钱。许多事不是花钱就打点得过的,譬如念书,要你将来用功才拿得到学位的。”雷灏好笑:“现在还在筹谋之中,八字且没一撇呢。等你将来住下了,上学了,安稳了,一并清算好不好?我会找你付房租,按市场价来收租金。我的房子租金不会便宜的。”

“当然按市场价,我不要你的人情的!”朱锦凛然地如是说,说着说着却气呼呼的了。她毫不避讳地谈钱,气势汹汹地,若是如今贪了小便宜,默认了雷灏做的这些,她就是把自己作践了。

她心里精打细算著成本,越打算越觉得自己有理由。她不会为了这么点好处,就装聋作哑把自己搭进去的。

喜欢我们的网站不要忘记转发!推荐给自己的小圈子哟~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index.php/post/25529.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内容推荐不显示?点击此处了解原因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