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小馨(8)

转载 网络  2018-11-15 12:06:31  阅读 813 次 评论 0 条

半夜里,小馨从床上爬起来,悄悄下楼去卫生间。厨房里还亮着灯,妈妈还在做卤菜,满屋回旋著香料的热气。窗户缝里有一股湿朦朦的湖风悄悄地潜进来。爸爸坐在桌子边,凑著电灯光在看书,是一本破旧的杂志,爸爸一直都喜欢读书,他不干活的时候没有别的癖好,便是看书,文学故事、武侠小说、过期了的旧杂志旧画报,只要流落到爸爸手上,他都拿在手里,精心的读上几天。妈妈背对着他站在灶台边,抡著一只铁勺搅著锅里。小馨突然听见爸爸说:“你是不是又打算著……走?”

小馨停住脚步,站在那截楼梯上,她的手紧紧握住木扶栏,有一股热热的寒流从头通到脚,心疼疼地乱跳着。妈妈没有说话,她只是冷漠地、冷静地、坚定地用一只铁勺在锅里缓缓地摇动,屋里热雾蒸腾。爸爸沉默著,又低声下气地开口道:“你给我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小馨,她也8岁多了,正是需要父母守在身边的时候。无论如何,我们一家老小守在一起,只要平安……”他的声音里是哽著泪的。妈妈依然沉默不语。她的沉默里,有着一种彻底的冷酷,是义无反顾要前去的。

小馨迈著拖鞋,呱嗒呱嗒地走了下来。她睡眼靡靡地经过这两个人,沉默地进了卫生间,而后走出来,上楼去。爸爸放下书,跟上楼来,说:“天凉了,露水重,小馨要盖好被子。”小馨依然躺下来,没有出声。爸爸将被子的边一点一点地掖好,又啰啰嗦嗦地打开箱子,摸出一床薄被子,是小馨小时候用过的,此时搭上她的脚头。阳台上空的月光洒进来,爸爸看见月光里小馨的小脑瓜,侧着向里,沉静的双眼,眉头皱着,许是已经睡着了。爸爸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依然下楼去了,小馨听着楼梯上爸爸的脚步声,两只脚落下时重一声,轻一声,又重一声,又轻一声,像夜风吹着落叶。小馨蓦地拉上被子蒙住脑袋,眼泪热热地流下来,汹涌汪洋的眼泪。灌进耳朵里。

第二日是一个星期天。清晨,小馨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只见妈妈依然在厨房的炉灶边坐着,背影一动不动的,一如昨天夜里看见的那般。爸爸说的那两句话,蓦地涌上心来。小馨看着她,妈妈,一个异乡女人坐在清晨的火炉边,那么瘦弱,那么孤独,那么冷漠,她令小馨的心里头充满了痛楚。外面的卷闸门还没有打开,突然一只手在外面砰砰地拍著,震得铝合金的卷闸门哗啦呼啦乱响,在这清晨有点天翻地覆的架势。那只拍门的手还叫了起来,尖尖细细的:“小馨开门,小馨开门!”妈妈这才缓过神来,她站起身去开门,一回头却见小馨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满脸严肃的神情,她的目光是咄咄逼人的。母女两个对视片刻,妈妈避开小馨的眼神,开门去了。

秦思雨卷著一阵清寒的凉气跑了进来,笑嘻嘻地奔到炉火边,坐到那把小竹椅上去了。小馨取来自己的洗脸盆,放在饭桌上,提了一壶热水倒进去,又拿一把木梳子浸一浸水,梳头发。小馨的头发是长长的,乌黑乌黑的。她说道:“秦思雨,你给我编辫子好不好?”秦思雨却没有反应,小馨转过脸一看,秦思雨也坐在炉火前发呆,那萧瑟的背影和刚才的妈妈一摸一样,秋天的火炉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小馨放下梳子,轻手轻脚走过去,水淋淋的手一把捂住了秦思雨的眼睛,被惊了的那个惊叫着,从椅子上跳起来,嘴巴噘得老高,闭着眼睛,满脸的水珠,惊得打颤。小馨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口又来了两个孩子,是孔思涵和他的堂弟,两个人来剃头的。爸爸还没起床呢,他们来得可真早,人们一般都是吃过了饭,中午才剃头的。这两个小家伙,也不认生,径直大摇大摆走了进来。想是孔思涵已经对堂弟介绍过了,这是他的同学家的理发厅。(待续)

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index.php/post/25606.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内容推荐不显示?点击此处了解原因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