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知府纪录真人真事:船难死者附妻身求友相助

转载 网络  2020-01-08 07:05:37  阅读 111 次 评论 0 条

过了三天,福星轮沉没的事,才传到苏州。当时我刚好到江苏巡抚衙门,同年好友之间,盛传长楙家的奇闻。布政使应敏斋先生,从来不信有鬼神之事。我就拿这奇闻问他,他说也早听说了。我俩都对此惊叹不已。
 
两艘轮船在大雾中无意间相撞。

这是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的真人真事。由清朝知府陈其元听到后纪录下来。

光绪元年(1875年)三月,江苏省招商局的福星号轮船,装载着江苏提供的七千石大米,开赴天津,随船的有江苏海运委员、补用知府蒯某等二十一人、浙江海运委员石某及董事、仆人等数十人。

船开到山东烟台海域时,天起大雾,迎面看不清东西,仓猝间遇上了英国澳顺号轮船,两船相撞,福星轮竟被撞沉。随船的海运委员、董事、仆从等总共六十五人溺毙,侥幸遇救的,只有江苏候补知县江某等三人。

消息传来,李鸿章据实奏报,朝野震动。为表示哀悼,对死难各级官员都加赠封衔,按为大清阵亡的将士那样,优抚遗属,加封其子。又下令在天津、上海两地建立专祠,连同董事、仆从等死难者,一并祭祀。江苏总督又筹划出库中银两,分别给各死难者家属,以为期十年的赡养抚恤金。

英国当局也判罚澳顺轮赔款给死者家属。死难者既蒙皇上加衔之恩,又得到中外双方的优抚,想必生者和死者都该知足了。

死难者中唯有候补县丞长楙一家的事,最令人称奇,特予记录:长楙是满洲人,以佐官身份在江苏巡抚衙门(治所在今苏州市),候缺已久,生活陷入困境。上司怜悯,安排他干运漕米的美差,让他暂先挣点薪水,好养家餬口。长楙奉命出差,告别妻子登船北上。

出发不到十天,他的妻子早起梳妆完毕,出屋上井台,忽然躺倒在地。长楙的灵魂附到她身上,她用长楙的声音大叫:“轮船失事,我已淹死。赶快请我好友某某来!”

他的那位朋友,立刻被人叫到。她就以长楙的口气,详细叙述了撞船、沉船的经过。当时苏州城尚不知情,听众都大为惊讶。

随即“他”又说:“我死后,已在阴间有了差使,心里挂念家贫子幼,所以日以继夜地赶回家来。”又嘱咐那位朋友说:“我儿年仅十岁,没人抚养,请你看在咱俩多年交情的份上,把小儿领走吧,只当你家多用一个小仆人吧!”说话间,泪如雨下。长楙的那位朋友,也难过得落泪,并答应照办。

“他”接着说:“我妻如此苦命,活着也是受罪,还是跟我同去阴曹地府吧!”这时,大家连忙劝道:“你儿子年幼,如果没娘抚育,如何能长大成人,你可别想不开。”长楙沉思很久,答应“好吧!”于是谢别众人,便离去了。


此时,长楙之妻,突然醒过来。人们问她是否她丈夫的魂附过于她身,她却什么也说不上来。只是说:“刚跨出门,只觉得一阵冷风吹向身上,就啥也不记得了。”

过了三天,福星轮沉没的事,才传到苏州。当时我刚好到江苏巡抚衙门,同年好友之间,盛传长楙家的奇闻。布政使应敏斋先生,从来不信有鬼神之事。我就拿这奇闻问他,他说也早听说了。我俩都对此惊叹不已。

应敏斋先生则对我说:“你不是正写笔记吗?可以记载发表这一奇闻,让那些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就此互相辩论一番,不是非常有益吗?”

(事据清代陈其元《庸闲斋笔记》)

 

草根网站越来越少了,现在大部分网站都是官方媒体了。无忧岛网是民间草根综合资讯网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index.php/post/40977.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