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网友的快乐,从每天发100个“awsl”弹幕开始

转载 网络  2020-10-08 12:39:37  阅读 61 次 评论 0 条

 

作者:喀叽 来源:《意林》
 

  bilibili公布了2019年的年度弹幕,这个结果对B站用户来说一点也不意外——awsl。

  “awsl”是“啊,我死了”的拼音缩写,用于描述怦然心动时的内心独白。

  无论是看到萌化万物的宠物,惊艳动人的容颜,还是帅气潇洒的打戏,都可以用awsl来形容那种心脏被狙击的感受。

  2019年,awsl存活在一群人的输入法常用词里。

  再看看前两年的年度弹幕,2017年是“喜喜喜喜喜”,适用于视频中每一帧适合嗑CP的地方。

  观众们聚在屏幕前,恨不得把自己嗑的每一对CP都凑成一对、按头结婚,在弹幕中送上一大排“囍”,就算是为他们布置婚房。

  “我的生活可以不够甜,但我嗑的CP一定要甜”,堪称人形民政局。

  2018年的年度弹幕是“真实”,当你开始发现视频内容和自己的生活完全一致时,请在弹幕中打上这两个字,你会收获一大批感慨“真实”的网友。

  还记得这个年度弹幕发布时网友们纷纷感慨,“这是真的很真实”。

  虽然B站的年度弹幕评选并没有办很久,但每年统计出的这些词,都能让人在吐槽大脑被偷窥的同时,欣慰于还有这么多人和自己一样——

  一样地致力于做网络世界中最快乐的物种。

  2019年的awsl和前两年的年度弹幕还有些不同。

  之前的“喜”和“真实”都是单打独斗,所代表的语境单一而集中,没有什么衍生词。

  而2019年的年度弹幕“awsl”算是代表着一整套弹幕语境拿下了年度弹幕的位置,这个系列下还有众多衍生弹幕,其中最出名的是“阿伟死了”。

  在拼音模式下,输入“awsl”后最先联想出的词是“阿伟死了”,这天降的人物“阿伟”就出自一部电影的截图。

  最开始想用的是“awsl”(啊我死了),却因为输入法的联想变成了“阿伟死了”,这样的纰漏不仅不妨碍网友们的继续使用,反而更为有趣。

  或许类似于大家总爱“无中生友”,以“我的一个朋友如何如何”来讲自己的故事。

  这次,就让阿伟来替我“死一次”吧!

  在语境的转变里,网友们找到了可以替代自身的重要主人公阿伟,而阿伟的“悲剧”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如果提前预料到视频接下来的内容会很精彩,观众老爷们会开始呼唤阿伟——“阿伟准备一下”。

  那要准备的内容是什么呢?自然是花样繁多的去世方式。

  根据B站的统计,阿伟或许代替各位去世了上百万次。

  如果一段视频内容被众多观众给予了“阿伟死了”的評价,那么这个视频就会被称为“阿伟乱葬岗”。

  “阿伟乱葬岗”的评价可以说是夸赞视频做得不错的一种别样方式,说明有大批观众在此感受到了怦然心动。

  于是,不知不觉之间,天降的人物阿伟,通过莫须有的死亡,承担了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表达。

  最常见的是看见萌物时的情不自禁。

  热衷于云养猫狗的各位,看到宠物撒娇视频时一个个都激动得仿佛视频里的小可爱就在自己怀里。

  而网友们云逗猫养猫的方法,则是弹幕互动awsl,再加上一键三联,求UP主多多更新,希望每天都有新鲜的小猫小狗可以吸。

  动画里人见人爱的小萝莉更不必说,稚气的举止方式,说话时含混不清的吐词,让屏幕前无论男女老少的观众,都能瞬间母爱泛滥,对天长叹:“阿伟死了!”

  番剧季季更新,CP恒久流传。

  网友们对“为他人的美好爱情落泪”这件事的热情,从2017年的“喜喜喜喜喜”延续至今,动画中的情侣高甜画面,也配得上“阿伟乱葬岗”的称赞。

  发现没有,在awsl的语境下,“出来受死”“乱葬”这些日常看起来挺恶意的词,变得正常了一些。

  在“死生亦大矣”的文化背景下,“死”原本是个容易被避讳的词。

  学者薛静(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如此分析这个现象。

  凭空诞生的“阿伟”消解了我们对“死”的讳言,让我们能够轻松愉快地使用“死”这个字眼,来描绘怦然心动的感叹——

  “死亡”的主语,从令人讳言的自身,变成了凭空诞生的“阿伟”。

  网友的创造力再次被激发,“阿伟火葬场”“前方乱坟岗”“阿伟出来受死”“请问阿伟死了几次”,俨然上演了一幕幕小剧场。

  主语的转换,让人们重新获得了使用语言、夸张修辞的轻松余裕……不但说明了网络词汇在使用时的灵活生动,也体现了网络文化本身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从B站的语境中跳出来,你会发现这些年轻人创造的弹幕梗其实是整个网络社会的小小缩影。

  那些刷屏的弹幕,用轻松的语气在调侃万物的同时,也在分析评论着世间百态。

  其他网络平台上诞生的经典网络词,和弹幕梗一样,成了网友情感的集中表达。

  2019年年末,不少媒体开始总结2019年的网络流行语,并拿往年的网络热词做对比,《人民日报》就对比了2017年和2019年的。

  对比结果或许会出乎一些人的意料,在短短的两年间,年轻人的表达方式就发生了不少变化。

  从“扎心了老铁”到“我太难了”,从“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到“我酸了”,2019年的网络词的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组词变得更为简洁。

  而且这些网络流行语变得更直接、更直抒胸臆了。

  不必套用什么“扎心”的地域方言梗,伴着叹气声说一句“我太难了”,才是真实生活的写照。

  同时,很多网络词都是第一人称下的感叹:我太难了、我可以、我酸了、我惊了、啊我死了……

  这些句式看似是网友们关注自身感受的体现,只专注于表达自己,句式总是“我如何如何”。

  但结合网络交流的大背景,这般真情实感的流露,反而是网友不吝于表达的特征。

  分享交流自己的直观感受,是一种在网络社会中更容易获得共鸣的方式,也是一种更为开放的交流姿态。

  就像在弹幕里发一句“awsl”,加入刷屏的大军,会让你觉得自己并非孤身一人。

  这种不吝于分享真实生活、感受的姿态,或许会让陌生的网络世界,变得熟悉温暖一些——

  “和我一样热衷B站的网友们!一起来分享快乐吧!”

感谢浏览无忧岛网,如你发现本站内容过少,请检查浏览器是否拦截了我们的内容推荐。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index.php/post/51524.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内容推荐不显示?点击此处了解原因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