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死去(节选)

我虽死去(节选)

【编者按】   读者读书会推荐的第6本书,是美国医生保罗·卡拉尼什所著的《当呼吸化为空气》。保罗是印度移民的儿子,在父母的悉心培养下,相继获得了斯坦福大学英语文学与人体生物学双学士...
阅读 29 次
智趣

智趣

请寻找规律,并在横线上填写恰当的数字:   (1)1,1,2,3,5,   (2)3968,63,8,3,   (答案見《读者》微信公众号“duzheweixin”)...
阅读 28 次
空气中的回魂

空气中的回魂

小猫养久了,非常“恋主”,一天到晚缠着主人要钻入她的被窝。若主人夜返,小猫等得好不焦灼,“久别重逢”,还呜咽抱怨。主人外游,怕家务助理欠亲和,便把自己穿过的衣服放进猫篮中,让小猫能...
阅读 25 次
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

一个年轻人到某大机构里面去担任一个小部门的主管,任职前向富有行政经验的前辈请教。前辈说:“你在处理业务的时候,别忘了先问一问,他们以前怎样解决同样的问题。”年轻人如此这般,诸事顺利...
阅读 31 次
圣人看相

圣人看相

曾国藩有一部讲看相学问的书——《冰鉴》,其中所讲的看相理论,不同于其他相书。   他提出“功名看器宇”,就是说这个人有没有功名,要看他的风度。还有“事业看精神”,这个自然,一个人精...
阅读 17 次
适度自卑

适度自卑

做人处世,拥有适度自卑,乃是明智之举。   我们凭什么同人家平等?社会上不知有多少聪明能干的人士,天天在办公室与各路人马周旋,早已炼成火眼金睛。   曾经同一位友人斩钉截铁地说:“...
阅读 18 次
爱的歌曲

爱的歌曲

我怎么能制止我的灵魂,让它   不向你的灵魂接触?我怎能让它   越过你向着其他的事物?   啊,我多么愿意把它安放   在阴暗的任何一个遗忘处,   在一個生疏的寂静的地方,  ...
阅读 17 次
小人

小人

《明史》记载了一个名叫曹钦程的家伙的劣迹。此人进士出身,当了吴江知县,拜大太监魏忠贤为父亲,被称为魏阉麾下“十狗”之一。堂堂一个读书人,却拜阉人作父,够无耻吧?但这个曹钦程还有更无...
阅读 16 次
一寸一寸

一寸一寸

老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话不管是意思还是说法,我都不太喜欢。哪怕它是至理名言,我也觉得它有些功利、市侩、冷冰冰。   昨晚看《小城三月》,萧红说:“天气一天暖...
阅读 14 次
走过去才近

走过去才近

陪一个外国友人去五台山朝拜,刚开始我们计划租一辆车。但是车主要价太高,我们一气之下,就说爬上去吧。   后来在路上,這位朋友问我:“你说我们坐车过去近,还是走路过去近?”我说:“当...
阅读 17 次
顺势

顺势

每每看到塘边的钓者,就感到一种沉静。   那些善钓者,即便鱼上钩后,也有一股静气。他們不会用力猛提,而是随了鱼势,来回摇动,慢慢将鱼提上来。这样,再大的鱼也不会脱钩。他们知道若用猛...
阅读 14 次
默当

默当

据陆游《老学庵笔记》载,吕正献素性寡言,而器识深远。他任宰相时,有一回和门客们在一起闲聊,一位门客说:“吕嘉问败坏家法,真是可惜。”吕公不应,门客觉得失言,慚愧而退。另一位门客就说...
阅读 15 次
叙事的变局

叙事的变局

古人以减省来营造意境,说满、说显了,便无意境。营造意境是为了让人有更多体会,可惜今人拒绝体会,只求告知。   于是叙事传统不成立了,叙事者迎来了时代变局。我们不需要“罗贯中”讲什么...
阅读 11 次
漫画与幽默

漫画与幽默

寄快递   一个女孩让我帮她寄快递,给我一个空纸箱让我打包。我好奇地问她:“这是寄给谁的?”她说:“一个我喜欢了很久的男生。”我蒙了:“可是里面没有东西啊。”她说:“一‘箱’情愿。...
阅读 5 次
言论

言论

这就是才华的“重量”。   ——每天站在秤上,看着上面的数字,我会五味杂陈地这样对自己说   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网购、支付宝、共享单车。   ——近日,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
阅读 4 次
动物为什么不锻炼

动物为什么不锻炼

一个人报名参加3个月后举行的体育比赛,这3个月里他会做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一只候鸟3个月后必须迁徙到南方过冬,这段时间它在做什么呢?答案是:不停地吃。   所有野生动物要想在自...
阅读 6 次
气候改变历史

气候改变历史

从公元800年开始,地球上出现了连续几百年的温暖期。北大西洋上少见浮冰,嚼着鳕鱼干的维京人一路驾船跟随鳕鱼群,由此发现格陵兰。好景不长,1200年,格陵兰和北极出现了小冰期极寒天气...
阅读 3 次
每一代的夕阳

每一代的夕阳

有一首歌,一响起,我们就仿佛回到了民国。“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眼前的近景一路向前推移,托出远山的一轮夕阳。送别时的苍茫忧伤,至今悬垂在汉字的...
阅读 3 次
长随

长随

在清朝,衙门里都有这么一号人,人称长随。长随不是官,也不是吏,更不是衙役,而是老爷自带的仆役,即跟着老爷鞍前马后转的家丁、仆人。然而,他们实际并非老爷自带的,更非老爷家的家生奴才,...
阅读 3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