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地对抗“瘾”

转载 网络  2024-05-25 09:26:50  阅读 726 次 评论 0 条


安娜·伦布克

无论令我们成瘾的是酒精和香烟之类的物质,还是玩游戏、刷社交媒体之类的行为,通过了解快乐与痛苦背后的神经科学原理,我们都能克服,找到平衡,过上健康幸福的生活。

例如我的一位患者,他是一位二十岁出头、聪明、体贴的年轻人,因退缩性焦虑和抑郁症前来就诊。他已经从大学辍学,与父母住在一起,隐约还有自杀的念头。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游戏,直到深夜。

如果是二十年前,我为这类患者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开抗抑郁药。但现在,我会推荐完全不同的方法——多巴胺斋戒。我建议他在一个月内远离包括电子游戏在内的所有屏幕。多巴胺是大脑产生的一种化学物质,是一种与愉悦感和奖赏机制有关的神经递质。

当我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比如我的那位患者玩游戏的时候,大脑会释放出少量多巴胺,让我们感到愉悦。但在过去七十五年里,神经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就是大脑中处理快乐和痛苦的区域是相同的,并且大脑会努力维持快乐和痛苦的平衡。每当这个天平向一侧倾斜时,大脑就会在另外一侧施加压力,竭力恢復平衡,神经科学家称之为“内稳态”。

多巴胺被释放以后,大脑会相应地减少或“下调”被刺激的多巴胺受体的数量,从而导致快乐—痛苦的天平向痛苦端倾斜,以恢复平衡。所以,我们常常会在快乐过后产生宿醉感或失落感。倘若等待足够长的时间,这种感觉就会消失,我们会重新回归中立的状态。然而,人类天生渴望对抗这种感觉,于是我们会再次回到那个快乐源泉的怀抱,比如再玩一局游戏。

如果每天保持这种模式几个小时、几周或几个月后,大脑的快乐设定点就会发生变化。现在我们继续玩游戏,不是为了获得快乐,而是为了回到正常的感觉。一旦停下来,我们就会体验到戒断任何成瘾物质时会出现的普遍症状:焦虑、易怒、失眠、烦躁和强烈的渴求,一心想回到那个成瘾物质身边。

尽管越来越容易获得那些令人快乐的东西,但我们变得比过去更加痛苦。全球抑郁、焦虑、身体疼痛的发生概率与自杀率都在增加,尤其是在富裕国家。

只有暂时远离令自己成瘾的东西,我们才能看到它给生活带来的真正影响。因此,我要求那位患者一个月不要碰电子游戏,一个月的时间足以使大脑的多巴胺水平恢复平衡。这么做并不容易,但一种违背直觉的观点激励着他:放弃那些在短期内给他带来快乐的事情,从长远来看,可能会使他更加快乐。

令他惊讶的是,他确实感觉比几年前好多了,焦虑和抑郁得到了缓解。后来他重新开始玩电子游戏,也没有产生不良影响,因为他将每周的游戏时间严格限制在两天之内,每天两个小时。这样一来,两次游戏之间就有足够的时间使大脑恢复平衡。

大脑不再被渴求占据,我们才能更加专注于当下,再次从生活中那些微小的、意想不到的奖励中获得快乐。

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post/66003.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