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整治115天:有粉丝曾买下肖战十万张专辑,今无榜可投自嘲失业

转载 网络  2021-09-12 13:59:24  阅读 672 次 评论 0 条

“饭圈”整治115天:有粉丝曾买下肖战十万张专辑,今无榜可投自嘲失业  网文选读 第1张

出品|搜狐科技

作者|宋婉心

编辑|杨锦

一夜之间,小瓜和打投组的朋友们闲了下来,“几个长期(打榜)的榜单都下架了,我们基本上就做不了(数据)了。”小瓜甚至有种失业的感觉。

有这样感觉的不只小瓜一人。近日,随着“饭圈整治”相关政策陆续出台,追星族日日夜夜经营的偶像人气榜单正一个接一个消失。作为艺人流量价值的重要指标,各类榜单在饭圈文化高速发展之中,最初的作用已经逐步扭曲,打榜、集资、刷数据,让榜单沦为“数据女工”们为偶像争抢资源的“内卷机器”。

当这台机器突然被拉闸关停,表面或许是偶像自此失去凝聚粉丝的利器,但背后,命运被改变的并不止偶像本身。

自5月8日国新办举行“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发布会开始,至今115天里,内娱震荡不断。

从爱奇艺《青你3》“倒奶事件”牵引出打投乱象,到多个艺人被曝出劣迹行为而被封号、退圈,再到网信办开始全面监管娱乐圈生态。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整改力度,甚至被改写游戏规则。

截至目前,各平台已经采取多项措施:所有涉明星艺人榜单、应援集资类小程序下线整改;所有名称含有“粉丝团”、“后援会”等的账号和群组被清理;电子专辑取消复购功能;取消选秀综艺和打投等。

牵一发而动全身。偶像背后隐藏着平台及各路资本意志,“造星”是后者的流量工具。而所谓“流量”背后,则是一个个真实的粉丝,用时间和金钱一点点堆积出偶像的热度。

但榜单撤下那一刻,所有曾经的努力都灰飞烟灭。

为偶像“搬家”

小瓜和格子的偶像均出道于选秀综艺。这类艺人“保质期”很短,格子表示,对于单个选手来讲,保质期顶多一到两年,如果是出道团C位或者人气Top,也就两到三年。

这使得粉丝需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数据做得足够大,同时涉及的渠道足够广。

据小瓜介绍,一般来讲,后援会数据组主要打投的榜单分为长期和短期。长期的包含微博超话榜、艾漫数据、寻艺、微信明星权力榜,以及百度送花、贴吧盖楼和豆瓣盖楼。搜狐科技查询发现,目前,这些数据榜已经全部下架或者暂停整改。

而在此之前,所有这些榜单都需要后援会每天挨个打投,全年无休。

短期的榜单则包含一些追星App不定期举办的活动,粉丝在特定活动时间内为偶像打榜,而这些应用在更早前《青你3》事件发生之后,便遭到下架。七麦数据显示,8月份以来,多款追星应用如“超级星饭团”“魔饭生pro”“桃叭”等被集中下架,至今未恢复。

不同于其他出道多年的成熟明星,选秀艺人前期热度积累需求更强,对粉丝打投数据的依赖性也就更强,正是因此,选秀综艺的“秀粉”向来是打榜、刷数据的重灾区。

而这背后集资的主要流向,是为了偶像在榜单之间“搬家”。

“搬家”是选秀圈特有的概念,主要指偶像在微博不同榜单之间的升级过程。比如练习生在参加选秀节目期间,位于练习生榜,如果成功出道,会去到新星榜,这次迁移是自动的。但从新星榜去到内地榜,则需要争抢每月榜单第一名,这也就催生了粉丝的打榜行为。

“内卷就这样开始了。榜单排名来源是送花,但因为每个号打投其实一天就那么点票,然后会员一个月就那么一点点花,所以就要不停买号,不停给新号充会员。”

格子表示,为了争榜一位置,前两名只能比着打榜,到月底时,双方都在不知不觉中砸了太多钱,这时无论哪一家没有“搬家”成功,都是巨大的损失。因为新的一月所有数据全部清零,也就意味着之前的投入全部打水漂。

“之前有一家搬家失败,就损失了大概100万。”

由于“搬家”引起的粉丝行为过于疯狂,微博后期将规则改为每了月榜单前三都可以搬去内地榜。但在每年选秀综艺都向市场输送数百个出道练习生的情况下,榜单前三位置仍旧是极度稀缺资源,也就仍不能避免打投内卷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搬家”也并非仅凭粉丝一己之力就能完成,艺人在这个过程中同样精疲力尽。“打榜不单单只看送花,也看艺人发布的微博数量,和转评赞互动情况。艺人需要配合粉丝,有频次地带相关话题发博,并在评论区互动,多的时候,艺人需要在一条微博下回复上百条评论。”格子说道。

而在出道之前,秀粉的打投方式则和节目组赛制设定息息相关。

《创造营》和《青春有你》系列以“奶卡”形式为主。粉丝购买节目赞助商的奶制品,在奶箱或者瓶盖内部可以获取投票信息,多买多得,以此促进粉丝“买奶”打投,进而出现了此前的倒奶事件。

而针对不同的赞助商,平台同样灵活开发打投方式。优酷去年的选秀综艺《少年之名》,由于赞助商是绿源电动车,打投方式则变成了比拼“绿源电动车里程数”,格子透露,最终出道的前两名练习生甚至都有了自己的“车队”。

“更夸张的是,《少年之名》里某练习生后援会优酷会员账号已经充值到了一两百年以后,一档节目下来,每家(后援会)开销大概几百万。”格子说道。

模型瓦解

艺人的流量表现,是品牌和资本方衡量其价值的首要标准——粉丝打投越多,明星流量越高,资方和品牌越青睐,而越多代言、节目加持,明星的曝光也就越多,资方和平台获得的流量就更多,明星身价也就越高,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在这一循环中,各环节都能从中攫取利益,只有粉丝,作为流量源头,成了被无限压榨的“韭菜”。

实际上,“粉丝追星”背后的情绪并不是新事物,只不过过往的经验中,粉丝经济很难被如此大规模利用。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语境下,“追星”变得具有组织性、纪律性,互联网帮助庞大的粉丝群体每时每刻和偶像产生联结,通过互联网,粉丝之间也便于形成流水线运作,“饭圈”这种具有圈层属性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

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创造出多种多样的线上方式,来满足粉丝支持偶像的行为。除了各种社交平台榜单、综艺打投,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也通过设置榜单的方式,诱导粉丝重复购买电子专辑。

一位QQ音乐内部人士向搜狐科技表示,粉丝经济是公司很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以肖战的《光点》为例,QQ音乐专辑榜显示,该专辑销量已近5亿,而榜首粉丝单人购买数就达十万余张。

但今后,如此骇人听闻的数字或许将不复存在。8月27日,网信办发布通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严禁新增或变相上线个人榜单及相关产品或功能,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问题治理。

随后第二天,QQ音乐便对数字专辑的购买数量进行了限制,如果用户已经购买该张专辑,将无法重复购买。8月29日,网易云音乐也同样宣布取消榜单,并且开始限购。

这意味着,一个人再也不能成百上千张买专辑,偶像专辑销量的水分将被挤去大半,而各类榜单下架后,流量无从衡量,过往针对偶像的评价模型也瞬间瓦解。

这直接影响到偶像背后的资本运作和平台利益。首当其冲的,便是粉丝打投为平台及品牌带来的直接收入。

一份《创造营2021》粉丝经费榜单显示,前四名选手经费投入均超千万,仅前十名打投费用之和便超过1亿,但粉丝们实际的花费远不止统计的数字。

“饭圈”整治115天:有粉丝曾买下肖战十万张专辑,今无榜可投自嘲失业  网文选读 第2张

《创造营》编导肖洁告诉搜狐科技,一般来讲,动辄上亿的打投费用是平台和赞助商平分,这是赞助商投资回报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数据来看,虽然近两季选秀热度没有第一年高,但粉丝打投力度丝毫没有减弱。”

铁打的秀粉,流水的偶像。秀粉这一群体具备极强的粘性和付费能力,他们对秀本身的追随,甚至超过了特定偶像。“这也是为什么平台会重点布局选秀类综艺。”肖洁说道。对于平台方,选秀是收入及流量均有保障的一种投资垂类。

但打投被禁止之后,选秀节目将无法辐射到广大的线上观众,只能将话语权交给场内观众。这一方面会使得节目影响力收窄,进而降低赞助商意向,另一方面,打投也再无法贡献收入。

“改头换面”

尽管如此,肖洁并不觉得选秀综艺会就此偃旗息鼓,“选秀综艺确实会比较难做,但它一定不会消失。目前已经上线的一些选秀综艺,都换了一种评价体系,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了。”

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的新一档选秀综艺《爆裂舞台》就仍在运作中,甚至曾被传“顶风作案”被停播整改。

8月中旬,《爆裂舞台》被曝出停播整改,据粉丝透露,整改原因之一是节目变相引导粉丝打投,这距离“倒奶事件”仅过去不到三个月,且当时正值网信办启动网络清朗行动时期。

而龚宇表态“取消未来几年偶像选秀”,恰巧发生在停播整改后一周。

虽然腾讯视频、优酷、B站等平台还没有跟进表态,但有业内人士表示,爱奇艺屡次违规带来的后果,很可能致使各家平台短期内都难以获得偶像选秀节目的批文。

长视频之外,音乐平台也高度依赖粉丝经济支撑,监管重锤后不得不纷纷取消专辑复购。

搜狐科技查询发现,QQ音乐购买专辑的页面,在已经购买的专辑点击“继续购买”,页面会跳出“你已经购买过该专辑”,而此前,平台的提示还是“你已经拥有了此专辑,确定购买吗?”

目前,位于畅销榜周榜第一的蔡徐坤专辑《迷》已售出325万余张,取消复购之后,短时间内,这一数字可能将不会再出现大量增长。

但粉丝超买现象是否会永不复发?前景或许并不乐观。首先,类似“限制购买数量”的措施,其实此前早已有之。

早在2019年12月,网信办就曾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去年7月,网信办也曾发布通知,重点整治诱导追星行为。

之前的整治中,为回应网信办规定,QQ音乐等平台曾对个人购买数量做出限制,每人限购5-10张。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久后,粉丝出钱、数据组雇佣“水军”代购的模式迅速形成,刷榜、超买现象卷土重来。

其次,粉丝需求并没有消失。在整条产业链中,消费渠道被取缔,并无法降低消费者需求,供求关系会促使供应端变相满足需求端。

可以预见,此次整改后,粉丝群体中或许还会演化出新的打投方式。当然,饭圈、偶像、资本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体系,治理整顿过程也需要循序渐进,绝非一日之功。

练习生何去何从?

在一次次重锤下,不可避免的是,还在训练中的练习生们的出路正在不断收窄,而已经出道的练习生身价也在不断贬值。

对于仍在训练中的练习生,严控选秀堵住了他们最为有效的一条出道路径,这使得压力来到了经纪公司这边。诸如哇唧唧哇、乐华等内娱经纪公司都有培养自己的练习生队伍,再通过平台选秀选送自己的练习生出道,是常规操作。多年来,各经纪公司已与长视频平台建立稳定合作关系。

有粉丝后援会站姐反映,8月15日开始,哇唧唧哇公司负责和后援会对接的粉丝运营人员就失联了,多次给官方发去邮件、信息,甚至打电话询问,但始终得不到回复。

如果不通过选秀出道,则需要借助经纪公司的培训体系,以及内娱的练习生生态输出偶像。

但格子并不看好这条路径,“内娱和韩国有很大不同,韩国经纪公司有很强的家族感,比如新出道的师弟团会提前给师兄伴舞,一代带一代,培养体系成熟。”而在国内,格子举例,成熟如丝芭传媒的养成系经纪公司,在SNH48之外,也再难有成功案例。

“2018年,丝芭传媒曾推出男团D7少年团,但当时因为公司运作不当,出现了多次内斗危机。比如SNH48粉丝集资的钱会被公司拿去养D7少年团,导致SNH48粉丝会在网络上恶意攻击D7少年团。”

更重要的是,肖洁感觉到,整个(选秀)过程中,平台的话语权越来越强。经纪公司几乎处于被动位置,扮演起了“为平台输血”的角色,

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作为造星前端,位于产业链下游。在中国偶像产业后端还未构建出成熟的基础设施时——如练习生培训系统、偶像团体运营系统——平台先行,前端“早熟”倒逼整个产业驶入了快车道。

在这种生态下,经纪公司的“自我造血”能力难以得到长足发展。觉醒东方创始人、CEO纪翔曾向搜狐科技指出,“这个市场本身没有那么大容量,真正有自身造血系统的经纪公司很少,市场已然被过度稀释。”

当一个迅速膨胀的市场正在以更快的速度萎缩,没有一个身处其中的人是无辜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

本文地址:http://wydclub.com/post/56171.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无忧岛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